如同碳黑般纯净
黑濑_碳

【华福】26字微小说

#ooc有 
#私设成山 
#BBC向 
#BGM:Opening titles(神探夏洛克op) 
#都可以的话往下拉 
Writing by:黑濑 碳
Alien(外星来客) 
华生觉得如果有一天夏洛克对他说自己来自火星,华生都觉得不会惊讶。但也不会向个中学生般大呼‘好酷’之类的词语。 

Bug(漏洞) 
夏洛克深知约翰是他唯一的情感漏洞。 

Cat(猫) 
有时华生觉得夏洛克就像只神秘的黑猫。你永远都无法想象他下一秒会蹦出什么稀奇古怪的点子。 

Death(死亡) 
『在人死亡之后,人的大脑还能存活八小时.』这是某本医学杂志上写的.「若事实真是如此,那么夏洛克死后也会如此吗?」带着这样的疑问,华生不经好奇地往下想。随后,他便感到有些天旋地转。尽管他曾在战场上亲眼目睹过无数那样的景象,可他还是无法想象夏洛克的死。不是他不敢,而是实在想象不出来。因为他是这世上唯一一的,他见过的死而复生的人。哦,好吧,说准确点儿,是失踪······ 
“约翰,帮我泡杯咖啡,外加两勺糖!”夏洛克的声音从从厨房传出来。华生从沙发上快速站起身,向厨房走去。 

Emergency(突发事件) 
"约翰,出大事了!"夏洛克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了名为"慌张"的表情。 
『这可不像是他的作风。』但他还是开口了:"怎么回事?" 
"两星期。整整两星期,我们要都没有其他有趣的案子了,我都快要闷死了!"他向华生嚷嚷着,就像个三岁小孩吵着父母给他买新玩具一样。 
华是内心祈祷的苏格兰场快来案子吧。不然今晚这位侦探先生又要开‘小提琴独奏会 
’了。幸好,这时电话响了,电话的内容说现在有个这样的案子需要夏洛克帮忙。 
"我们必须快点了,约翰。"他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然后两步并一步的跑下楼。 

Fist(拳头) 
在被华生揍几次之后,夏洛克得出了一个结论:约翰的拳头力度与怒气值成正比,但特殊情况除外。 

Gesture(手势) 
华生注视的骨节分明而修长的双手十指合拢,抵在下巴正中央——那是夏洛克进入思考模式的姿势,然后像木头人一样几个小时一动不动。 

Health(健康问题) 
众所周知,夏洛克的健康问题让华生伤透了脑筋。就在前几天,夏洛克又因为体力不支晕倒在苏格兰场。这次华生终于下定决心要给夏洛克好好调理身体。但这其实并没有什么用。 

Inspiration(灵感) 
自从有了夏洛克这个极品室友后,华生的博客内容丰富了不少。 
『灵感来自于生活。』这时华生发自内心领悟。 

Jam(果酱) 
『蘸面包的黄油没了。』华生下意识地打开冰箱。快速扫了一眼,除了一些用于实验的人体器官外,好像没有什么能称为‘食物’的东西。就在他准备关上冰箱门时,突然发现门的右下角放着黄色的浆状物的玻璃罐子。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大大的‘Butter’那几个字母。于是华生也没多想就拿了出来。打开盖子,一股异味直往鼻子了里钻。 
『也许是在冰箱里放的太久了吧。』正准备扔掉时,后面传来夏洛克的声音:"别扔!" 
"那里面装的是什么?"华生有种不好的预感。 
"人体的排泄物。"夏洛克自顾自地躺在沙发上,翻了个身,只留下内心全是WTF表情包的华生。 

Kiss(吻) 
『今天晚上不用等我回家吃饭。-Jw』 
「要加班?-SH」 
「嗯,你早点睡。-JW」 
﹡﹡﹡ 
当华生从诊所出来,已经接近12点了。他的了个大大的哈欠,他的生物钟开始发出睡眠指令。这让华生不禁加快了脚步,向贝克街走去。 
到了门口,除了与这里相隔不远的路灯,没有其他照明物。周围也一片寂静。华生把脚步放轻,一步一步走上楼。打开门,夏洛克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整个人缩成一团,背对着华生,似乎对于他的晚归表示很不满。华生轻叹一口气,就蹑手蹑脚地上楼给他那被子盖上,并掖好被角。这是发现夏洛克紧紧地握着他的右手,手心里全是汗。 
「大概是做了噩梦吧。」华生撩开他乌黑卷曲的发,在苍白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做个好梦,夏洛克。」 

Lie(谎言) 
自从华生结婚后,每当问起对方的现状时,两人都会不约而同的回答"我很好"诸如此类的话。事实上,那只是用谎言维持表面上的关系罢了。 

Monster(怪物) 
从华生认识夏洛克的那一刻起,夏洛克似乎就是"怪物"这一类表签的代名词,甚至有人当自己的面说他是"怪胎"和一些过激的话语。但作为相处了三生三世的华生(雾)表示,他只是太过聪明而已。至于高功能反社会人格,大概是避免一些无聊话题所编造的谎言吧。 

Narcatic(毒品) 
对于夏洛克来说,华生不仅仅是他的助手,而且还除了家人以外他最亲近的人。而那种感情,也如同毒品般侵蚀着他的理智。 

Oxygen(氧气) 
对于夏洛克来说,华生的身份不但是保姆兼医生,更是赖以生存的存在。 

Punish(惩罚) 
在某次被华生发现在旧球鞋中藏烟之后,从此夏洛克被禁止一个人呆在家里。 

Quarrel(争吵) 
每次吵完后都是华生先道歉。 

Rhythm(节奏) 
自家的这位侦探先生又开始开整夜的小提琴独奏会了。如果华生没有听错的话,那是首自创的新曲。翌日,华生问夏洛克那首新曲的名字是什么,他愤愤地说是〈魔王的镇魂曲〉。 

Silnence(沉默) 
在遇到华生之前,夏洛克常常和头骨先生聊天,每每讲到兴奋处,想要人回应时,可回应他的只有一片沉默。 

Tacit(心照不宣的默契) 
现在苏格兰场的人都知道,只要有夏洛克的地方就一定有华生。即便你上一秒拿枪指着夏洛克,那下一秒你就有百分之九十九被华生爆头的概率。 

Umberlla(雨伞) 
华生本以为两个大男人共撑一把伞脑内就会自动切换成满是甜腻的粉红泡泡的场景。但实际上不仅一点气氛都没,而且两人到家时都一身湿。 

Valet(贴身男仆) 
夏洛克曾用思维殿堂模拟过华生以贴身男仆的身份出现。但还没有半个小时就出来了。原因是不管华生以什么身份出现,都一定会监督自己戒烟的。 

Waffle(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华生有时真心"佩服"夏洛克的口才。记得两年之后的重逢,可以说是他认识夏洛克之后,感到最愤怒的一次。 
尽管后来夏洛克向他解释了原委,但华生并没有接受。 

Yearn(怀念) 
多年之后的某日,华生偶然翻到自己博客中那篇《粉红的研究》的时,脑海中总能浮现出夏洛克年轻时的模样。那双如同大海般深邃的眼睛在自己记忆中永不褪色。 
「写的一点都不像我。没有把我的推理细节写进去……」夏洛克正坐在与自己对面的沙发上,喋喋不休地向自己说这篇小说的不足之处。 
"那不是重点。"他对着面前的人说,手指飞快的敲击着键盘。 
"怎么了,我亲爱的,有客人来了吗?"玛丽从厨房里探出头来。 
"没有,大概是你听错了吧。"华生转头回应。重新坐直身体,把视线集中到前方。除了一台显着"Dr.Watson"的博客页面的笔记本电脑,什么都没有。 

Zero(从零开始) 
华生再次睁开眼时,一切都变了。自己身上万年不变的夹克衫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一件加长的白衬衫。原本在右边的床,不知什么时候移到了左边…… 
走在街上,看到人们穿着各式各样的古典服饰。华生顿时醒悟这里是十九世纪的英国!没等他再多想些什么,一个陌生而熟悉的声音穿入他的耳朵回头一看,是自己的老朋友麦克。 
"一切才刚刚开始。"华生对自己说。

评论
热度(12)
上一篇 下一篇

© 黑濑_碳 | Powered by LOFTER